旅游文化> 互动中心> 大学生旅游实践营> 社区新闻资讯

告别徐州

http://www.cyol.com 2015-11-12 14:45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青在线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风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来海南岛的三年里没有感受过秋天的落叶纷飞,终于,我卸下了短衣短裤,将长衣装包,拿着机票飞往江苏的十月。

  南京到徐州的动车充斥着北方口音,窗外的景色由田园变成了旷野,花少了些,树没有生气了些,气温逐渐下降,夕阳消失殆尽。我心中的江苏是一位贤淑的女子,是“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父对愁眠。”是“月转碧梧移鹊影,露低红草湿萤光。”看着窗外渐变的景色,我内心不断感慨,也不断告诉自己,这是苏北。

  到徐州后,在汽车上看着沿途的风景,这里的夜色很美,灯光很亮,没有高楼,房屋坐落整齐,路上的行人很少,这座城市很安静,尽管他有着1000万人口,尽管他被誉为“最具发展潜力的二线城市”,但他很低调,这里的生活很慢。

  第二天一早旅游巴士就载着我们前往“徐州第九届汉文化旅游节开幕式”的现场。悠悠楚汉,历史深渊,重走徐州,看这个改变了中国历史的地方,看这个养育了汉高祖刘邦以及西楚霸王项羽的地方,彭祖楼外的亭阁,风吹的时候很冷,就跟我们回眸历史的时候一样,内心总被某个细节不禁震的一冷。

  结束了汉文化旅游节开幕式的游行,伴着午后的阳光,我们来到国内最大的汉文化主题公园—徐州汉文化景区,这里“有俑有陵有汉画,有山有水有古刹”。以前,从未探访过古墓,对古墓的了解全凭《盗墓笔记》里面的描述,当真正踏入楚王陵的时候,地下独特的色彩让我感到一种恐怖,导游告诉我们,这个墓早在几百年前就被盗墓贼光顾过,里面的宝物早就被一洗而空,至于盗墓贼是如何盗墓的,现在还不得而知。走在地宫中,里面的人出来了,外面的人又进去,墓虽小,但仍然吸引着众多历史爱好者前往,宝物虽少,但依旧吸引着地宫建筑爱好者的投足。

  傍晚,徐州的路灯慢慢舒展开,街道很安静,雾气散开来,借着这个机会,我们几个人在周围转了转,同行的当地人告诉我们,徐州人就是这样,跟北方更像些。这时候才明白徐州人的语言系统里面就是北方口音,与苏南完全不一样的,徐州人大气,性格更爽朗些吧,江苏南部城市的人们或许更美婉一些,说话更细声一些。所以,这个时候,我不再以之前的看法去对待这座城市,我学会去看,去听,去感受。

  旅程第二天,我们来到了西楚霸王的戏马台。戏马台地势很高,据说公元前206年,盖世英雄项羽灭秦后,自立为西楚霸王,定都彭城,于城南里许的南山上,构筑崇台,以观戏马,故名戏马台,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时移世变,昔日的建筑物早已湮没殆尽。戏马台景区里面留着“霸王别姬”“鸿门宴”这样的蜡像,讲解员带着大家重温了那些我们早已耳熟对的故事,但在蜡像面前,每个人听着这番讲解又充满了对西楚霸王的崇敬,人们都说胜者为王,败者为寇,项羽虽拜于垓下之战,但仍然有不少人“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直至今日,大家依旧在歌颂这位霸王。戏马台的风景好,阳光也好,风力也好,高度也合适,我想,这是项羽爱这里的原因吧。

  下午,作为此次徐州行的最后一个景点,大家都格外珍惜。虽然疲惫,但是大家还是热情洋溢的样子,穿汉服的妹纸们,依旧舍不得脱下那身衣服。车辆在龟山汉墓景区门口停留下来,这座属于西汉第六代楚王刘注夫妻的合葬墓共有15间大小配套、主次分明的墓室,卧室、客厅、马厩、厨房一应俱全,井然有序,俨然是一座地下宫殿。行走在地宫中,或许我们只能感觉到对称的美感,却不曾发现整个地宫沿中线开凿最大偏差仅有5毫米,精度达到1/10000,南北甬道之间相距19米,夹角为20秒,误差仅为1/16000。当导游在解说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又得不得不佩服古时候的人们,条件艰苦下,却纯手工的打造出了一项又一项奇迹,甚至有些至今我们都无法解释的奇迹,或许,这就是那个朝代留给我们的神秘吧,神秘之余,还有赞叹以及出自内心的赞美。

  徐州之行是短暂的,这里有刘邦和项羽的故事,这里有改变历史的事件,这里有值得我们惊叹的景色。徐州,是一座淮河上的城市,她在南北分界上,这里有着文化的交流与汇合,这里能迸发出无限的花火。

  (海南大学 张文敏)

【责任编辑:赵小阳】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