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文化> 互动中心> 大学生旅游实践营> 明星社团

中国地质大学登山队

http://www.cyol.com 2015-11-13 15:46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青在线旅游文化频道

  登山对于武汉的中国地质大学而言,就像中文之于北大,理工之于清华,是这个学校的光荣传统和灵魂的一部分。从上个世纪50年代王富洲成功登上了珠峰那一刻开始,这个学校就紧紧地和中国户外及登山事业联系在了一起。

  黄埔军校的辉煌战绩

  翻开地大登山的历史,就像打开了哈里·波特的魔法书,有金子在闪闪发光,耀花了人的眼:建立了我国第一支业余登山队;1960年登上珠峰;1961年组成女子登山队登上新疆贡格尔久别峰(海拔7595米),创造了女子登山世界纪录;1998年次落作为全国第一个大学生登上珠峰……

  近半个世纪的登山史,讲述着这个学校在登山领域的光荣和骄傲。到目前为止,全校先后有5900多名师生获得国家体委颁发的登山运动员证书。

  而地大的人在中国登山界更是有着举重若轻的地位:被称为“登山双子星”、用11年时间将五星红旗插在七大洲的最高峰的李致新和王勇峰,还有王富洲、纪克诚、马欣祥、张志坚、董范、周云、次落……,基本上现在中国登山协会中的骨干们都是从地质大学走出去的。

  地大在登山方面的巨大成就,和作为基础学科的户外运动在该校的发展是分不开的。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地大的老师就被派往日本学习户外运动知识;1998年时率先开展了野外生存课,从而成为全国第一个拥有野外生存教育资源库的大学;2002年组织承接了国家重点教育课题——大学生野外生存生活体验课程;2004年成为全国第一个拥有野外生存本科专业的大学。培养出了像“魔女”黄丽萍,曹荣武这样的优秀的世界级攀岩选手,在各种户外运动比赛中获奖就更是家常便饭了。

  登山,全校总动员

  和别的大学自发的民间组织不同,登山队在地大向来是个官方的大组织,学校领导非常重视并直接领导,且时常和学校的重大活动紧密联系在一起。比如2002年攀登各拉丹东雪山,就是地大建校50周年校庆的重大组成活动。而今年攀登玉珠峰的登山训练,更是学校专门为2008年奥运登珠穆朗玛峰传递火种队员进行选拔工作的一部分。

  地大学子在登山方面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登山队每年一度的登山活动,自然也变成了全校总动员的盛事了。首先,选拔队员的消息会通过学校的各级组织和老师自上到下传递到每位学生那里,学校非常鼓励学生们报名参加选拔。

  挑选的标准很严格,登山队首先在全校所有学生中公开招募,初步审核后再进行上肢、下肢力量,腰腹肌力量以及耐力等基本素质的体能测试,接下来还要对体能测试合格的同学进行综合评议,包括心理素质,思想作风,拼搏精神等各种综合能力。可以说,经过层层选拔之后能加入登山队的队员,都是“又红又专又健康”的“三好学生”。

  刻骨铭心的魔鬼训练

  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去登山了,想要实现登山的梦想,还要经过关键一关:魔鬼集训。

  一般登山前的两个月就是魔鬼集训的时间,而魔鬼教头一般是登协资深教练以及学校的登山老师董范先生。虽然因为名师指导的关系,安排的训练课程很科学,但对学生来说,真正实现起来仍是艰苦异常。

  在两个月中,训练通常是每天早晚两次,风雨无阻。早上6:00起床,主要进行的是心肺、基本素质、柔韧性训练。长跑(5至10公里)、蛙跳、仰卧起坐、俯卧撑、爬楼梯,负重爬楼梯(背一个人10层楼梯往返),加速跑等;下午一般4:00开始,主要是力量练习。通过器械握推、深蹲等,练习上肢、下肢、腰腹等力量。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很系统的理论学习和实际操作,比如说绳结、意外情况的处理、救援、远足技巧以及在冰川上行走的技巧等等。

  在登山队呆了四年多的梁亦世回忆:“2002年夏天自己第一次训练,要求每个队员背一个比自己重的人爬10层楼梯,刚开始的时候,简直就像是蚂蚁摇大树,总是要休息3到4次才能费尽地背到楼顶,而且每人都已经是汗流满面、气喘吁吁,连返回的力气都没有了。但训练两个月之后,虽然完成任务还是很累,但早已没有那么狼狈了,我惊喜地发现自己的体能有了很大的进步。”

  魔鬼训练之后,老师们会根据队员的综合表现,再筛选出最优秀的队员来参加登山活动,而那些没有被选上的就只能等待下一次机会了。因此,在全校总动员的兴师动众之后,真的能代表地大登山队走向雪山的,其幸运程度不亚于彩票中奖。

  一座雪山,一个传奇

  虽然最后能参加登山的学生不多,但地大学生对于登山的热情是空前的,这或许跟地大老师们专门向全校开设的野外生存课有关。在地大,随便扯上一个学生,他都能给你讲上一段他们登山队的故事。这些故事或惊险、或感人,在人们一遍遍的传诵中,游荡在校园的每个角落,成为永恒的传奇。

  其中最津津乐道,甚至变了味道成为“经典励志故事”的就是1984年攀登青海的阿尼玛卿峰雪山了,“在海拔5400米的营地,我们的一位登山队员急性胃穿孔,在下撤到当时的雪山公社——海拔3600米的地方时,他腹痛如绞,实在走不动,索性躺在雪地上想放弃救治。董老师、刘老师和其他队员齐声鼓励,最后让他以惊人的意志力走下了雪山,保全了生命。”

  谈起这件事,今年没有能去攀登玉珠峰的队员丘承柏说:“在黑暗的逆境中只要给一点勇气的烛光,坚持下来就会迎来灿烂的光明。”

  作为地大一直管理户外、登山这一块的董范老师而言,他最欣慰的事可能并不是每年成功的带队攀登,而是在去年,学校终于批准成立了中国第一个户外运动专业。这个专业属于体育课部,招收身体素质好,热爱户外事业的高中毕业生,致力于专业和系统的学习登山、户外方面的知识,开展登山运动、野外生存体验、攀岩、定向运动、水上运动、户外运动医学等课程,还会进行各种野外实习,为中国的户外事业输送专业人才。

  今年9月带队去玉珠峰的时候,董老师还曾被其他大学的老师追问:“什么时候给我们输送些户外专业的优秀生来吧,学校想开展这个体育活动,可惜没有专业人才来进行培训。”董老师神秘地微笑:“快了,再过几年,我们户外专业的学生就毕业了。”

  回顾地大的户外运动登山史,我们是可以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中国的高校登山事业,明天会更好。

    温旭骨子里就是个登山者

    地大登山队“五一”选定姜桑拉姆峰

    以安全为第一原则选择适合自己的山峰去攀登

【责任编辑:赵小阳】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