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文化> 精彩专题

暖文

父亲,请接受这一杯酒

http://www.cyol.com 2015-12-03 10:14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国青年报 戴秀珍

  位于古井贡酒酿造遗址公园内的宋代古井

  夜,黑漆漆,静悄悄;窗外,雪花大片大片地落下,而我独自端着酒杯,却早已泪如泉涌。

  如果天堂真的存在,那么,父亲啊,儿的呼唤您能听到吗?斟上这杯您最爱的古井贡酒,今夜咱爷俩不醉不休!

  我的父亲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民,他一辈子没有别的嗜好,惟独喜欢喝酒。从我记事开始,每到饭点,父亲都会从床下的箱子里拿出他那擦得铮亮的铜酒壶,小心翼翼地斟上一小盅白酒,就着咸菜,一小口一小口美美地抿着。我和妹妹坐在旁边,眼馋地看着父亲享受的表情,也对酒充满了期待,可是谁也不开口,没有父亲的批准,我们是动不得的。

  然而有一天,我实在禁不住诱惑,偷偷地打开了父亲的箱子,那个铮亮的铜酒壶和那个小酒盅像宝贝一样被珍藏在箱子里面,上面还蒙着纱布。我迫不及待地猛灌了一大口酒,顿时辣得我全身发烫,满脸通红,不一会就感觉天旋地转了……事后我问父亲,为什么喜欢那么难喝的东西?父亲兴致勃勃地说:“酒是天河水,喝了长智慧啊,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然而等我长大后,父亲却很少饮酒了。那时候我和妹妹都在读高中,家里花销很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父亲便偷偷把酒戒掉了。直到我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父亲的酒壶中才重新装满了酒,而那酒壶还铮亮的,没有一丝灰尘。父亲颤抖着拿起酒壶,仿佛看见了久违的朋友,仔细地端详了很久。那一夜,父亲史无前例地邀我陪他一起喝了好几杯,提起我儿时的故事,他的眼里流下了喜悦的泪水。不过,父亲当时喝的那种不知名的劣质白酒像火一样灼烧着我的心,看着父亲那端杯的手已干枯得犹如冬日里粗糙的老树枝,我的心也如刀割一般疼——作为他的儿子,我内疚不已,我对他说:“对不起,爸,我害得您连酒都喝不上,以后我一定买最好的酒给您喝。”

  大二那年春节,我真的带了一瓶好酒回家,那是一个同学送我的古井贡酒。打开瓶盖,古井贡酒的绵柔幽香扑鼻而来,父亲陶醉地嗅着,大声赞好。我高兴地为父亲斟了满满一杯,父亲小心地接过,颤抖着送到嘴边,每抿一口都无比惬意,他说这是他这辈子觉得最好喝的酒。几杯进肚,父亲醉了,泛红的脸上还带着笑容。我仔细地端详着父亲,他的两鬓已经看不到黑发,消瘦的脸庞被无情的岁月刻下了深深的痕迹,那只端杯的手已经无法伸直……他才43岁啊,可是,他再也不是那个像大树一样为我遮风挡雨的父亲了!

  就在那一年,父亲的身体骤然衰落,到后来严重到咳血。在一个寒风凛冽、大雪飘飞的冬日里,父亲因肺癌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听母亲说,父亲极其珍爱那瓶我送他的古井贡酒,就连包装纸盒也不肯丢掉。每次他都不舍得多喝一点,直到临终之前,他还挣扎着翻出我送他的古井贡酒,抱在手里。我在外地上学没有看到父亲的最后一面,只是一看到那个擦得铮亮的铜酒壶就想起父亲端着酒杯对我说:“酒是天河水,喝了长智慧啊……”

  从此以后,我也爱上了古井贡酒,爱上了它绵甜爽净的味道。品着古井贡酒,回忆着那一幕一幕的往事,感受着父亲给我的平凡而伟大的爱,多年以来,我明白了,那酒的味道,其实是父亲的味道,让我回味一生。

  (戴秀珍)

【责任编辑:赵小阳】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