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文化> 精彩专题> 第七届中国当代徐霞客评选> 媒体报道

冯春:不能辱没徐霞客精神

http://www.cyol.com 2017-06-21 18:26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国青年报

  时隔8年,冯春又来到了浙江省宁海县。5月18日,第七届“中国当代徐霞客”评选结果在宁海揭晓,冯春作为第七届“中国当代徐霞客”的推荐嘉宾也来到了现场。

  据了解,“中国当代徐霞客”评选活动至今已连续举办了七届,活动旨在加强游线各节点的交流与联系,推动徐霞客旅行文化线路节点城市跨区域合作发展共识,弘扬和传承徐霞客精神,保护徐霞客旅行线路历史遗址遗迹,挖掘徐霞客旅游带文化旅游价值,带动徐霞客旅行带区域经济社会发展。

  8年前,冯春是第三届“中国当代徐霞客”之一。至今,他还记得自己当年的颁奖词是:跨越国界的漂流,为国家的荣誉,为友谊的传递;登上讲坛的舵手,为漂流知识的普及,为新生力量的培养。浪渡飞舟,搏击的是激流人生;奔走呼号,守卫的是绿色江河。

  冯春是当之无愧的“当代徐霞客”。从1986年长江漂流至今,冯春已经漂流了31年,多年来,冯春一直致力于中国漂流运动的推广和发展,同时宣传环境保护、生态旅游,将漂流活动与社会责任联系在一起。他是中国江河漂流的先驱,中国漂流探险界最具代表性和旗帜性的人物之一。

  1986,这是冯春永远忘不了的数字。这一年,抱着在美国人之前“首漂”长江的梦想,他参加了长江漂流。

  “我们的设备很简陋,凭的全是一腔热血,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吧。”当时,冯春还只是攀钢机修厂一位做加工齿轮的工人,毫无漂流经验的他,听到四川省要成立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的消息,二话不说就坐上了312次列车前往成都报名,“根本没考虑过安全问题”。

  经过了复杂的筛选程序、借调手续,冯春终于如愿加入了探险队。之后的几个月,他都是在体能训练以及漂流实训中度过。6月22日,从沱沱河上游的纳钦曲下水,分乘“前卫号”“攀钢号”“青年号”三艘橡皮艇,冯春和队友们开始了6300公里的长江漂流。

  没多久,长江漂流的另外两支队伍——中国民间自发组织的“洛阳队”和美国人肯·沃伦率领的“中美队”也相继出发了,三支队伍在长江上展开了“首漂”的争夺。11月25日,冯春所在的探险队顺利抵达上海,用175天时间完成了长江首漂。

  长江漂流之后,冯春再也舍不得放下手中的船桨,只要听说哪里有漂流,他就想去参加。多年来,国内较为惊险的大江大河,他都去漂了一遍,“长江、雅鲁藏布江、四川雅砻江、玉树巴塘河、云南红河……”谈起这些漂流的经历,冯春总是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说到精彩处,还会用手比划当时的场景。而这些漂流经历中,最令他自豪的就是奔赴美国进行的科罗拉多大峡谷漂流。

  “全球的许多第一次探险都是美国人,86年他们也想来争长江首漂,我当时就想什么时候也去美国漂一次。”2004年,冯春的梦想终于实现了。当年,四川省科学探险协会要去美国漂流科罗拉多大峡谷,冯春听说后立刻报了名。7月27日,8个中国人外加1个美籍华人历时15天,成功漂流了科罗拉多大峡谷,“他们能来我们这探险,我们国家强大之后,我们也能去他们那探险。”

  多年漂流,冯春可谓是经历了无数次的险情,常常游走在生死之间。1986年长江首漂徒步进沱沱河时,冯春就拉肚子到脱水;2015年,“重走尧茂书之路”漂流纪念活动,一艘船又在江里翻了……而最令冯春感到惊险的就是1998年的雅鲁藏布江漂流和2002年的云南红河漂流。

  雅鲁藏布江是中国最长的高原河流,其大拐弯处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是世界最长且最深的峡谷。1998年,冯春和好友一起挑战“雅漂”,漂到大峡谷处时,只能徒步穿越。在路边洗脚时,冯春一脚踩在了竹桩上,“我拔了几根小竹签就继续走了,伤口虽然疼但也没太当回事,以为是没办法愈合而已。”

  连续走了18天,冯春走出了大峡谷,在格尔木一家陆军医院治疗,医生在他肿大发黑的右脚大拇指里挖出一根2公分长的竹签,并建议截肢保命。“我当时就在想,这怎么行,截肢了我还怎么漂流?”几经周折,冯春辗转回到成都,终于在华西医院保住了伤腿。

  2002年漂红河的时候,冯春差点坐上了轮椅。漂流途中,由于队员突然起身,冯春被队员的手肘打到脑袋,直接掉进了水里,当场休克。等他再醒过来时,医生告诉他颈椎压迫神经,四肢很可能渐渐失去知觉,所以这么多年,冯春都坚持锻炼,保持手脚的灵活。

  这两次的经历对冯春的触动很大,他开始反思自己的探险,并且越来越重视探险的安全问题。冯春经常告诫身边爱探险的朋友一定要重视安全,对家人和社会负责,他不希望探险是因为一腔热血或是被道德绑架,“虽然我不怕死,但是我也不是来送死的。”

  随着年龄的增大,冯春明白自己终有“挂桨”的一天,征服了这么多的大江大河,他也没有什么遗憾了,“我的前半辈子是在漂流探险中度过的,后半生我要将这项运动推广发扬。”这是冯春的梦想,他希望有一天漂流能成为一项全国性的运动。

  这些年,冯春一直在年轻人中推广漂流运动。2005年,他在四川大学组建了中国第一支大学生漂流队;2006年,他在西藏林芝地区组建第一支藏族漂流队……

  在中国的漂流界,“幺哥”冯春的名头越来越响,大家不仅佩服他的漂流实力,也佩服他为漂流事业所做的贡献。“我是‘当代徐霞客’,总不能辱没了徐霞客的精神。”冯春笑着说。

【责任编辑:刘盼盼】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