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文化> 中青报旅游周刊微信公号

遇难事件频发!户外探险的人身安全该如何保障

http://www.cyol.com 2018-02-13 10:27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青在线 中青报旅游周刊 刘昶荣

  相关新闻

  2017年12月31日,一广州籍90后驴友离家后,没有告诉家人去向。1月1日,家人与他失去联系,根据网上信息,家人确定他是去了贡嘎徒步,随后对外发布了求助信息。1月7日,搜救下午,搜救小组在日乌且垭口前的两岔河附近找到失联驴友的帐篷,并确认驴友躺在帐篷内已经遇难。

  2017年12月2日一安徽籍驴友前往西藏启孜峰登山,3日上午便失去联系,搜救小组接到搜救请求后,8名经验丰富的西藏高山救援队队员于5日下午抵达启孜峰,随即启动了雪线以下(海拔5200米左右)的搜救行动,并于6日清晨开始雪线以上区域的搜救。经过紧张搜救,6日下午14时许,搜救人员在启孜峰海拔6050米处发现这名失联游客遗体。

  

  西藏自治区登山队副队长扎西次仁说,登山者未经报批就前往攀登属于“违规登山”。

  提醒广大登山爱好者:

  一是要严格按照相关规定,到所在地登山管理部门申请,办理相关手续,切勿私自登山,以便登山管理部门掌握登山者的行踪,遇到危险时及时施援;

  二是在专业高山向导和协作人员的引导下,安全有序开展登山活动;

  三是做好充分准备,包括登山装备、通讯设备等;

  四是选择好登山季节,在西藏境内的最佳登山季节是春秋两季,同时要根据天气、体力等情况适时调整攀登计划。

  图片来源:衢江旅游局

  中青报旅游周刊此前做过关于我国户外探险运动救援情况的报道,在此拿出来和各位网友分享,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思考,同时也欢迎大家评论和我们共同探讨这个话题。

  以下是报道原文:

  户外探险蓬勃发展 救援系统亟待跟进

  2014年8月18日,又有一位登山者在四姑娘山的婆缪峰遇难。从开始救援到发现遗体,一共历时7天,参与救援的有四姑娘山山地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和当时正在附近山地攀爬的登山者。参与救援工作的自由登山者孙斌说:“这已经是比较成功的救援了,这里的成功不是指把人救活,而是找到了遗体。”

  之所以把“成功救援”的标准定得这么低,是因为目前国内山地救援的发展还有许多地方应该改善,救援到最后没有找到遇难者的遗体不是稀罕事。在问到我国山地救援的发展是否落后于登山运动的发展时,孙斌说:“的确如此,户外探险是一个新兴的运动,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但是却没有一个系统来保护他们。户外探险发展得越快,我们付出的代价也越大。”

  图片来源:衢江旅游局

  志愿者山地救援队归属感何在

  登山运动是从欧洲起源的一项运动,而欧美的山地救援也随之发展成一项比较完善的体系。这些国家的野外救援主要依靠救援组织的专业救援者。在美国,高山救援协会(MRA)已成为和消防、公安、医疗等紧密联系的一部分,负责户外探险的救援工作。协会所有成员全是志愿者,受过专业的培训,并取得救援资质。在业务上,救援中心归地方警察局领导。求救的电话号码与报警电话一致,都是911。在接到野外遇险求救时,协会会派出至少10名志愿者到达现场参加救援。

  这样本可以成为救援重要力量的志愿者队伍在我国却是一个没有归属感的存在。深圳市公益救援志愿者联合会会长曹峻接受采访时说:“志愿者山地救援队伍在全国大概有100多支,如果这些队伍可以被官方机构充分组织和引导的话,将会是一股非常可观的力量。”但是实际情况却不容乐观,我国直至2013年12月才成立国内首家获得民政局批准成立的民间救援NGO组织,它就是曹峻所供职的深圳市公益救援志愿者联合会。

  之前有媒体报道河南志愿者户外救援队伍成立8年以来,户外救援2000多人次,挽救了数百人的生命,它的领导者陈水全为这支队伍的发展耗去数百万元家产。但是这支队伍目前仍没有注册,独立运作,陈水全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也希望自己的队伍能够像外省的一些知名救援队一样,得到政府的扶持,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旦被扶持,这支民间组织会在自己的范围之内为社会、为人民做更多的贡献!”(参见中国新闻网8月20日电)

  河南这支志愿者救援队伍的近况令人堪忧,陈水全现在已经无力为这支队伍支付更多的开销,他已经将自己的几乎全部家产投入,而且还为此卖了车,现在的他很力不从心,想过让贤,但是无人接手。

  陈水全所在救援队面临的问题,是大部分志愿者救援队伍所面临的问题:队伍的延续和传承性不能保障。曹峻说:“志愿者救援队伍成长发展过程中会很不稳定,这个主要取决于负责人的状态,如果负责人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去管理志愿者队伍,那么它发展的就好”。“如果有一个平台把这个机制搭建起来,让大家参与进来,对于我们这种民间救援力量的体制化和规范化是有好处的。”

  每个人加入志愿者队伍时总会是饱有一腔热情,想要无偿地对社会有所作为和贡献,这样本可以为个人生活锦上添花的事情,为什么让陈水全这种志愿者骨干散尽家产后依然力不从心?个体的力量不论怎样无私和努力也依然渺小,他们的健康发展离不开政府等相关部门的管理和扶持。

  图片来源:衢江旅游局

  打铁还需自身硬

  政府等相关部门的制度措施稍显滞后,但是这是一项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工程,同时也需要整个社会氛围的培养和改善,所以在外部环境不是十分理想时,各个志愿者救援队伍也不能忽略自我规范和建设。俗话说打铁还需自身硬,志愿者救援队伍的归属感也需要自己的努力。

  深圳市山地救援队源起于2008年汶川地震,曹峻说:“去了灾区以后,队员们就沉淀下来了,想要去实实在在的干一些基础工作。当时我们成立了一个志愿者协调办公室,把一些零零散散的来灾区的志愿者组织起来。此外,基础工作还包括数据的采集、田野调查、每个救援组的人员情况和每个村里面受灾情况,拿到这些数据以后再制定一个行动方针。所以,当时的经验是:有一定的行为规范后就可以很快把零散的志愿者组织起来,使志愿工作有序开展,志愿的力量也可以得到充分发挥。”

  所以深圳山地救援队在成立之初就很重视制度规范的建设,这样的理念一直传承下来,所以即使人员更换,也没有影响队伍的不断发展。曹峻说:“民间的公益团体容易有一个误区,就是受制于几个创始人,在后期的发展中容易导致意见的分歧,而我们的队伍的规章制度和管理措施都很公开透明,避免了这样的问题。”

  至于在获得政府承认方面,包括和当地的公安武警部队的紧密合作,深圳山地救援队的做法也可圈可点。首先要明确志愿者救援队伍的定位,“不管怎么样,政府在救援中起到的作用是主导的,民间的队伍只能起到辅助作用。”曹峻说,其次要扎实有序地做一些事情,并且让政府充分了解。“平时的培训、演习中,要多和政府相关部门交流,让他们看到这支队伍是可靠的、有能力的。我们自己在做训练时就会邀请武警等相关部门人员,在具体的研讨会时,也会邀请他们进行切磋和交流。”

  图片来源:衢江旅游局

  东西部山地救援供求失衡

  2010年12月,18名复旦大学生在黄山迷路,武警部队在搜救时有一武警遇难,孙斌在谈到这件事时说:“就是目前我国山地救援的主要力量还是公共安全部门,但是这些救援力量本身户外救援技能的确不是很好,令人担忧。”武警、消防等常规救援部门在山地户外救援方面的短板满足不了实际的救援需求。

  供求不平衡还表现在地域上救援力量的分布不均,北京、深圳等这些东部地区大城市有相关的志愿者救援队伍,但是我国山地资源丰富的省份却是在西部地区,一旦这些地方发生危险,就会遇到远水救不了近火的情况。如果求助于当地村民救援,和医疗救护相关的救助能力却无法满足需求。同时,是否所有志愿者在救援中都能够起到积极的救援作用,也依然是个未知。

  虽然我国目前的山地救援捉襟见肘,但也无法阻挡户外探险运动在我国的发展。根据中国登山协会发布的《2013年中国大陆山难报告书》统计,1957年到2000年户外运动山难户外运动遇难33人,而2001年至2013年则增长至313人。国家登山队队员,有着十多年攀登经验的孙斌坦言:“现在户外运动事故的发生频率处于快速增长的状态。这和国内目前国内户外运动人员风险意识的薄弱也有关系,前期的技术准备往往做得不是很充分,只看到了野外探险的惊奇好玩,却没有意识到野外的危险。”

  今年8月18日攀登四姑娘山婆缪峰遇难的登山者名叫伍鹏,和他一起登山,并亲历此事件的赵忠军在网上贴出博文详细回忆登山经过。在后记中他这样写道:“我们有足够的能力去拿下这条线路,我们之间的友爱和付出超过兄弟间的情感,我们的勇气即使是死亡也不能让我们后退,但是一个一个最低级的错误出现在我们的身上,愚蠢得令人难以置信这是四个平均年龄40岁的老男人干的事情……”

  赵忠军所说的低级错误包括攀登之前“没有啥仔细的计划也没有明确的目标性更没有明确攀登队长什么的,更像是一次随性的假期活动”;没有充足的食物准备,下撤时食物严重不足;面对看似近在咫尺的峰顶时,盲目攀登。

  救援体系的发展和完善并非一蹴而就,对于每一个攀登者来说,更为重要的是攀登前的充分准备,对自己攀登行为的理智评估。不论社会救援力量是否满足需求,学会自我保护和自我救助永远是最重要的。

  作者:刘昶荣

  编辑:张 娟

  转发请扫描下方版权印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出品

【责任编辑:王菀】
更多图片更多>>